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天堂鳥(奴隸調教計畫修正版)(01~25)
=天堂鳥(奴隸調教計畫修正版)(01~25)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 永泰島



這裡是一座島,四面環水,這個島建於1981年,已有相當規模。其東部

是一片人工種植的植被,椰子樹。



北面沙地淺海,築建成一個天然的海水浴場,浴場邊上又有寬原草坪可供遊

人憩息。



西面是一種很長的牆體防禦建築,形式和牆體相近,牆體鑄的很高,頗為渾

厚高大。



沿著一條小徑,彎曲盤延,在林木蔥蔥的環繞下,一組古色古香的民族形式

建築聳立在島的正中心。



南面則是碼頭以及停機坪。碼頭邊上佇立著一塊石壁,正中釋然寫著;永泰

島。



小島坐落在陌生的海域,屬於私人島嶼。



四面八方盡是水域,極目眺望,整個永泰島,風景荀燦,壯麗風光。



永泰島不但風景優美,而且不論科技、工業、農業等等都在世界上排居前首,

它更是許多人嚮往的旅遊聖地。



世外桃源當屬永泰島。



_______知名旅遊家《秦始》



啊,上帝,我這是來到了天堂嗎?



? ?? ?? ?? ?? ?______摘自通美日報《桑塔瓦大亨》



靈感源於永泰,沒有永泰,大家不會認識我。



____歌後《金善兒》。



、、、、、、諸如此類的讚譽對永泰島來說,數不勝數,永無止進,而永泰

島自然聲名遠播,馳名海外。



可是,無知的人類啊,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又有誰知道華麗的外表隱藏

著什麼呢?



就像永泰島。



飛雲直上八千尺,縱覽永泰。



一覽之餘,永泰島好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籠,除了南面碼頭停泊著幾艘汽艇,

停機坪上一架私人飛機可以載人離開,再無其他。



這就是本書的故事場景。



這裡是……人間仙境,世外桃源。



這裡是……富人們的天堂。



這裡是……地獄之門的開啟。



這裡也是……篇章的起始之地。



************



南市。一座商務大樓。



蕭雨身材窈窕,花容月貌。



此時已是晚上十點多,而她還伏在電腦桌前工作。



「哦,又是晚上22點,唔~」



嬌柔中帶著微微的疲憊聲從她的口中發出,蕭雨把手上的文件合上,然後起

身,修長的身軀,一伸一展,胸前的豐滿洶湧澎湃起來。



「計程車~」



馬路邊,蕭雨揮手攔下剛剛經過的計程車,跟司機說出地址後,身心的疲憊

有些放鬆起來。



「運氣還不錯,一出門能打著車,回家洗個澡就睡覺。」她暗自想道。



車在馬路上疾馳,司機是一個年約三十左右,一臉憨態的模樣,他現在正用

後視鏡看著蕭雨,眼神看起來很正經。



不過蕭雨沒有留意的是,他的眼角流露出絲絲邪氣。



他一邊駕駛,暗地裡卻用手在旁邊按下一個按鈕,這些蕭雨根本沒有留意。



坐在車的後排,她看著馬路邊一顆顆樹木倒退,蕭雨感覺猶如時光在加速。



「嗯?怎麼回事?那窗外的樹怎麼變得模糊了。」蕭雨喃喃著說出這句話後,

整個人就倒下去了。



司機絲毫沒有驚訝,只見他帶上藍牙說:「馬六,我是老五,魚已上鉤。」



「收到,老地方。」一個模糊的聲音隱隱傳來。



司機也就是老五,他轉頭瞧著昏迷的蕭雨,邪邪的一笑之後,腳一踩油門,

速度提升,加速而去。



蕭雨如魚,老五卻是漁者。



*********



沙發上坐著一個的三十多歲的中年人,一臉的精悍模樣。



正是馬六。



他剛剛把手機掛斷,手中的香煙擱在口中狠狠的吸了一口。



之後,長長的吐了出來…煙霧如一團灰雲擴散。



馬六把煙蒂按在煙灰缸裡,他一副無精打采的表情,手中拿著一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個英姿颯爽,身穿警裝的少女。



陳媛媛,十八歲,職業員警。



這是照片後一排小字的標注,也是馬六此次的目標。



一時間,精悍的馬六有些頹喪,無奈感頓生,半月來,馬六很是頭痛,根本

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這個陳媛媛因為是員警,讓馬六束手無策,想起『獅面』的命令,馬六渾身

一陣顫怵,處於馬六的位置,他深深的清楚其中的厲害。



簡單說,這是永泰島的地下組織。



永泰島表面維持著陽光的一面,但其暗地裡卻做著一些不可告人的勾當。



永泰島暗處有一個組織名曰《天堂》,而天堂階別共分九個階別。



象首、獅面、虎王、豹衛、狐媚、狼牙、馬臉、牛頭、狗腿等九個階別。



『象首』居首位,而其下就是『獅面』。



由此可見,獅面其身份之高,可以稱之一人在上,萬人在下,獅面是監督與

實行者,相當於象首的代言人。



而馬臉、牛頭、狗運、這三個階別是處於最底層,內體被毒藥控制,身不由

己,只有成為狼牙階別之後,體內毒藥才會被解除,否則將面臨淘汰的結局。



而被淘汰的結局就是…死。



馬六一時間精神有些恍惚起來,腦海中想了很多很多……



頗有一些人生感慨,無感而發的狀態。



一入宮門深是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這句話用在用在天堂也很貼切,天堂的諺語即是:



掌一片天,皆在象首。



刃一方地,盡在獅面。



掌一片天,皆在象首,很了然,永泰島所在天堂是象首,在永泰島,象首是

權威的代名詞。



刃一方地,盡在獅面,而獅面相當於一個代言人,也是執行者,可以說,永

泰島這片土地上,他可以肆無忌憚,為所欲為。



當然前提下,一切都要在掩人耳目,黑暗下進行。



馬六也有一入宮門深似海的錯覺,體內被毒藥控制,想脫離,除非死……



可是只要是人,誰不想好好的活著,又有誰想死呢。



《天堂》



一個富有及其玄幻色彩的名稱,這點馬六深有體會。



************



今晚是馬六唯一的機會,如果再不能把陳媛媛搞定,就是綁架,就意味獅面

交代的任務沒有完成,而失敗對馬六來說就是死亡。



天堂不允許失敗。



站起身,馬六一臉的抉擇。



看表,晚上七點整。



陳媛媛一般在晚上八點至九點在東坡鎮地段出現。



這點對於馬六來說,瞭若指掌,生死就在今晚,他邁步走出房門,義無反顧。



東坡鎮。晚上8點。



馬六坐在駕駛室裡,戴著一頂氊帽。雙目一直盯著路邊的大排檔。



手錶指針指上8。56,這女警,不,陳媛媛就在大排檔那邊,可是人多怎

麼下手呢。



馬六心急如焚,九點後陳媛媛就會回警局,因為她的家就在那附近,難不成

要老子去警局搶人?開什麼國際玩笑?



想起獅面的鐵血,自己的生死,馬六心不由得哆嗦起來,身體也跟著抖動不

停。



這該怎麼辦呢?9點了,完了,馬六看著陳媛媛站起身來……



「搶劫啊,抓住那飛車小子,他搶了我項鍊。」一聲驚呼響起。



還沒等馬六醒過神來,他車邊馬路上一輛摩托賓士而去……



女警陳媛媛嘴角微微抿起,她用她那纖細的手整了整戴在頭上的警帽,嘴裡

嬌喝;



「在姑奶奶……哦剛在……員警面前搶劫?分明是瞧不起我嘛。」



陳媛媛快速跑動起來,此時搶劫的摩托已經跑出很遠,看到馬六呆在車裡,

急忙打開車門,對著馬六急道;



「員警辦案,給我追前面的那輛車。」



馬六發愣,這算什麼事?不過頭腦活絡的他瞬間清醒起來。



原來絞盡腦汁都無法達到,如今得來全不費工夫,哈哈,真是天助與我。



他開始啟動車輛,聽從陳媛媛的指揮朝著摩托車追去。



陳媛媛坐在副駕駛坐上,完美的童顏充滿野性的光芒,她手中拿著一把手槍,

很是興奮。



平坦的馬路上,看著逐漸接近的摩托車,陳媛媛很是雀躍,她瞅瞅開車的馬

六開口道。



「大叔,不要怕,別跟丟了就行,敢在姑奶奶…面前搶劫,哼哼……」



馬六呵呵一笑,不說話。



陳媛媛似乎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她心裡暗道。「這次姑奶奶要立功啦,

哈哈,這會老爸不會反對我當員警了吧!」



隨後她環顧一下車裡,對馬六說道。



「咦,大叔,你這個車外表看著不咋地,車裡裝修倒是很新穎。」她隨手點

著一個按鈕,按了一下。



「這個管什麼用,怎麼這麼多按鈕呢。」



馬六起初心一跳,看著陳媛媛的手指按在那個按鈕,他心道,今天我總算領

悟,自作孽不可活這句話的精髓了。



對著陳媛媛的問話,馬六裝作緊張的神情道,其實他不用裝,本來就這種神

情。



「這個是車內空氣換氣按鈕。」



「哦,還真是,一股清新,蠻好聞的味道嘛。」陳媛媛用秀巧的鼻子嗅嗅,

猶不自覺。



馬六此時心情有些麻木了,天哪,這是員警嗎,怎麼一點警惕心都沒有?完

全是一個弱智嘛。



不過馬六想想這幾天為了綁架陳媛媛,絞盡腦汁,差點折騰死他,馬六又領

悟到一句至理名言。



得來全不費工夫。



「唉,那個……,給我頂緊了,別讓他跑了,姑奶奶要……要……」



陳媛媛還沒說完,就昏迷過去,馬六長長的籲了一口氣,他拿下氊帽,調轉

車頭而去。



……



經過一路轉折,馬六扛著陳媛媛,走進這個偏僻的房屋。



看著臉上依然帶著些許雀躍,昏迷的陳媛媛,馬六神情激動起來。



大功告成。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會為自己體內的慢性毒藥擔憂了。



陳媛媛不施粉黛的素顏,禍國殃民,深藍色的警服讓她增添絲絲颯爽,唯一

不足的就是胸好像小了一點,整體感覺好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



大功告成,加上很快體內的毒藥將會被解除,馬六精神十足,臉上充滿亢奮。



雖然知道不能把陳媛媛如何,但是過過眼癮以及手癮還是可以的,馬六把手

伸過去,開始脫她身上的警服。



一顆



兩顆



三顆



四顆……



「我操。」



馬六一句咒駡,本來脫下警服以為是胸衣,沒曾想,陳媛媛的胸部被一層層

白色的布纏繞起來。



馬六從身上抽出一把刀,直接貼著布的底部,輕輕一撩,下一刻……



馬六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只見……兩隻大白兔蹦了出來,滾圓碩大,沈甸

甸的,一股少女的清香帶著熱氣撲面而來。



馬六有些傻了,原先以為陳媛媛的胸小,這時候他口吃起來道;「好…大,

這是…胸霸啊…從來沒有…看到如此完美的乳房了,唔~陳媛媛,真是人如其名,

又大又圓,這…簡直就是…就是童顏巨乳,嘿嘿~」



他的手情不自禁的覆蓋在陳媛媛的乳房上,霎時間,溫暖如玉,比綢緞都光

滑,猶如絲絲被電擊的錯覺而生。



怎麼會這樣?



情不自禁,不能自拔。



馬六頭一次心裡升起難言的微妙之感,仿佛生出飄飄欲仙的感覺。



呼~



他的手開始顫抖,馬六忍著心中的欲火,小刀在他手中旋轉,陳媛媛的衣褲

被刀割得片片縷縷。



撕拉~



滿屋破碎的布條飛舞,一具凹曼,讓人血脈噴張,一絲不掛的胴體呈現。



這一刻,馬六整個人似乎失去了魂魄,眼神直愣愣,宛如呆滯。



一具雪白,晶瑩剔透,毫無瑕疵的肉體,好像是一塊完美的璞玉散發出誘人

的光輝。



飽滿碩大的玉女峰隨著她的呼吸,微微顫抖,不……那是一挺一挺的,她的

雙乳好像會呼吸?



平坦的小腹,纖腰盈盈一握,渾圓結實而又修長的大腿蔓延至神秘的三角地

帶。



那是…她的私密之處竟然沒有毛髮,光滑粉嫩,她竟然是天生…白虎!



滴答滴答……



馬六嘴巴張合,口中流出口水。



左右壑壁,中乃壑谷,穀內深洞,色澤嫣紅。



童顏、巨乳、纖腰、肥臀、



完美,無可挑剔,這就是…陳媛媛。



馬六好像失去了理智,他如野獸一般猛的撲上去,一股馨香撲面而來,勾人

心懷。



聞香陣陣,觸手滑潤。



陳媛媛的雙峰不斷地被馬六浸細著,他的嘴開始吸吮那潔白的脖頸。



馬六開始脫自己的衣物,欲火焚身,下身彈出一根昂長陽具。



他好像端著槍的士兵,陽具的龜頭摩擦陳媛媛的私密處,頂在她的小屄正中。



挺槍欲插~



龜頭緩緩撐開小屄邊緣,粉色的陰唇向兩邊開啟,姹紫嫣紅,像是開啟最美

的風景線……



「撲通~」



物體落地的聲音忽然響起,隨之而來的是一個粗擴的男音。



「馬六~你這是…我操,你不要命了。」



馬六身體一抖,聽到聲音,他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



他的臉瞬間煞白,充血昂長的陽具霎時有萎了的跡象。



噗嗤~



剛插進去沒有兩公分的陽具脫離陳媛媛的小屄,姹紫嫣紅轉瞬即逝,美麗的

風景也跟著消失,只留一抹紅痕。



呼哧…呼哧…



房間裡一時響起粗重的喘息聲。



只見馬六整個人癱軟在一邊,渾身是汗,好像虛脫了一般,下身陽具更是猥

瑣一團,儼然沒有了剛才的堅挺。



「呃,老…五,幸虧你…來了,否則…我就完了,唉。」



「馬哥,不是老五說你,咱們還缺女人嗎?這一次的任務是『獅面』親自下

達的,你怎麼能…」



聽到老五提及獅面,馬六臉色愈加蒼白,想想剛才一幕,他渾身又是一陣冒

汗。



如果剛才…,那麼獅面會怎麼折磨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過還好沒有

釀成大錯,馬六感激開口道。



「唉,老五,什麼都別說了,這一次多虧你了,哥欠你條命。」



「老五,這次任務總算完成了,等你我提升到『狼牙』階別,咱哥倆剛剛喝

一場。」馬六繼續道。



呼哧…呼哧…



馬六有些奇怪,老五怎麼不吱聲,嗯,怎麼老五的喘氣聲如此大?



他抬頭看去…



臉龐赤紅,雙目閃出瘋狂而又充滿淫欲的光芒,老五的喉嚨不斷的挺動著。



「操,老五,你也想做死啊。」



馬六馬上明白了,陳媛媛,老五也被她迷惑了,看到就要撲上來的老五,他

把地毯一卷,覆蓋在陳媛媛的肉體上。



砰~



老五雙目閃現一瞬的清明,隨後他也意識到了什麼,整個人坐在地上。



良久,二人相互直視,看到老五要說話,馬六擺手道。



「什麼都別說,明天,我們就可以交任務了,準備一下吧。」



老五點點頭,沒有說話,他瞅瞅被地毯蓋著的陳媛媛,趕緊移開目光,心有

餘悸。



二人相續起身,整理一下,然後開始行動起來。



蕭雨,陳媛媛分別被被套上一個黑色的袋子,袋子封口完畢後,一張相對應

的照片掛在帶口繩結上。



淩晨兩點,馬六老五一切準備完畢。



呼呼…



二人滿頭大汗,坐在沙發上休息起來。



***************



同樣,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城市,跟馬六相似的事情都在上演著,而他們也

在等待新一天的開始。



翌日。



南市飛機場。



「各位旅客,飛往永泰島的班機就要起飛了,請做好回應準備!」



寬廣而又人群攘攘的檢票大廳,透過巨大的玻璃,場外是一望無垠的停機跑

道。



一架外表別致,迥異另類的飛機,特別引人矚目,潔白機身三個字體十分醒

目。



《永泰島》



轟…



飛機躍上藍天,消失在白雲之中,載著遊客的憧憬之心和如黑夜的霧霾,飛

向了永泰島。



檢票大廳無數人充滿羨慕,嚮往,直到飛機消失才戀戀不捨的移開目光。



藍天之上,永泰客機,後倉。



後倉正中,一輛同樣款式新穎,前後十六個巨大輪子作為驅動的車輛。



《永泰沙地客車》



馬六、老五以及還有陌生的數人,皆都坐在車裡,所有的人左臂都帶著一個

類似的徽章。



這些人身邊都有一個或者兩個黑色的袋子,可見他們跟馬六二人任務一樣,

所有的人,一言不發,似乎很有默契。



******************



五個小時後,隨著播音員的提示,馬六等人精神一震,永泰島到了。



機身微微震動,轉而靜止不動,一時間嘈雜聲頻頻傳來。



馬六透過機身後倉窗戶,隱隱看到一群群衣著華麗的人流,慢慢的湧了出來。



很快,周圍沈寂下來,唯獨聽到每個人的喘息聲,可見所有的人心裡都不平

靜。



滋滋~



機艙一塊鐵板緩緩挪動,後倉開啟,沙地客車開始啟動。



很奇怪,此時是白天,可前方卻是一片黑暗,沙地客車好像進去隧道一般,

不見一絲光亮,而它的狀態卻是在行駛中。



沙地客車好像沿著軌跡的方式行駛,這點馬六不止一次的有這種感覺。



吱呀…



隨著沙地客車停止,眼前頓時光明一片,馬六等人適應一下,睜開雙眼,眼

前的一幕好像換起了他的回憶。



這裡是永泰島,確切說是永泰島的地下,方圓十裡全部被掏空,一座座模樣

怪異的建築分佈在其中,這是天堂花費鉅資建造出來的成果。



要想在一座島上建立一個地下空間,可見永泰島的實力是多麼的雄厚。



這不僅僅是資金問題,還需要科技、工業、等多種人才的共同努力。



每次來這裡,馬六內心就震撼一次,他為天堂的手筆驚歎。



馬六老五以及其餘六人站成一排,每個人手中都有一個黑色的袋子,而袋子

裡裝的都是人。



唯獨最後一位手中空空如也,此人也是三十左右,只不過如今的他臉色蒼白,

腿腳瑟瑟發抖。



踏踏~踏踏…腳步聲傳來,三男三女擁簇一男,七人映入眼簾。



他們是…獅面、虎王、豹衛、狐媚,馬六大吃一驚不由屏住氣息,生怕冒犯

幾人,老五等人也是如此。



「很好,很好。」一個年約四十左右,身材魁梧,左手無名指帶著一隻虎紋

戒的中年男人開口道。



他是…虎王。天堂獨一無二的屠夫。



「1-2-5-7-咦,怎麼少了一個」一個女音帶著妖撓輕聲細語,如水

波蕩漾開來。



三女是狐媚階別,馬六心裡一顫,這個說話的是狐露,她平常總是細聲細語,

卻是屬於殺人不見血的劊子手。



而其餘兩個也都不是善茬,二女叫狐浪,平常臉上一直不苟言笑,可馬六知

道,她笑的時候,別人就要哭了。



三女最是奇怪,不愛說話,但不是啞巴,她,馬六看不懂,不過馬六卻更怕

她,她叫狐姑。



言歸正傳…



「饒命,噗通。」先前那個三十左右歲,手中空空的人跪在地上不斷的磕頭。



「呵,饒命?」虎王聲音低沈,他瞅瞅那個人,眼神一寒開口道。



「豹殺、豹虐,把他拖到蟻禁房。」



話落,虎王身邊竄出兩道身影,真如豹子一般敏捷,不待那人接連求饒,直

接拖了就走。



《蟻禁房》天堂懲罰犯人的地方,有蟻群吞噬而食,生不如死。



剩下的七人,臉色都有懼色,蟻禁房是一個原因,再一個就是怕犯錯誤。



「呵呵,恭喜剩下的幾位,稍後確定任務完成者就可以榮升狼牙。」虎王開

口道。



「狐露帶他們到『』永恆間『』集合。」



狐露點頭,三女引路,向前走去,馬六等人一片激奮,因為這也是他們第一

次。



以前每次來到這裡後,把人交下,就被遣送走,而這一次顯然不同。



難道是階別提升的原因?



馬六心裡想著,不過這也是很多人的心聲,看著前方搖曳的三女,每個人內

心隱藏的淫欲蕩漾起來。



的確,三女身材異常豐滿,像成熟了的水蜜桃,而且穿著十分暴露,上身只

套了一件短短的皮胸,皮胸只遮住胸前最重要的兩點,其餘的全暴露在空氣中。



下身也是極為暴露,只套了一件紗裙,紗裙是透明的,因此,如果有人低下

頭,將會看到另一番風景。



永泰島地底之下,小道蜿蜒曲折,道邊有綠色的植被點綴,上空各種形狀的

燈狀物照射。



這裡比白天都白天,而且空氣隱隱散發出清新的芬芳,讓人精神十足,體力

充沛。



這裡所有的建築都沒有頂棚,所以每個建築幾乎都是由十米左右的隔斷組合

成一個個區域或者房間。



永恆間,坐落在居中偏左的方位,整體大概有五百米大小,全是這裡的四大

建築之一。



進入永恆間之後,馬六等人完全傻眼,感覺好像來到了迷宮。



三女帶領馬六等人通過幾十道帶著紫光掃描的自動門,眼前頓時空闊起來。



淡藍色的牆體讓人感覺煥然一新,無比愜意,整體橢圓型的構造使得進入其

內的人好像被大自然包圍。



這個房間大小有一百平以上,房間空無一物,除了中間一個樣式迥異,類似

於醫院手術臺的床體和一台液晶顯示器,再無其他。



天堂床詳解,天堂的科技產物,人躺在上面,會束縛住身體各個關節,從而

可以自由調節姿勢。



「啪啪」房間中一個帶著墨鏡,身材消瘦,仿佛一陣風就能吹到的人,他的

兩隻手交合在一起發出啪啪聲。



他是獅面,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獅面。



「好了,開始吧。」虎王,發出話來。



馬六等其中一人把裝著人的袋子被打開,一個體態嬌小,面容青澀的少女露

了出來…



渾身赤裸,未發育的胸脯微微隆起,像是沒有成熟的蘋果,下身私密處,絨

毛剛剛展露,恥丘一覽無餘。



緊緊閉合的雙眼,長長的睫毛,顯出成長起來,一定禍國殃民的美人胚子。



豹殺抱起少女轉身把她平放在中間的天堂床上。



天堂床開始自行運轉,一根根鎖扣固定在少女的各個關節上,牢牢的束縛著

少女。



「郭麗麗,19歲,學生。」狐露嬌柔的聲音傳來,她的手中捏著一張照片,

跟躺著的少女有八分相似。



「嗯,好,進行第二步檢測。」虎王發話。



天堂床開始在狐露的操作下,轉動起來,而郭麗麗的姿勢開始變換。



一轉眼間,郭麗麗跪趴在天堂床上,嬌小的臀部高高的托起,露出壑穀。



狐媚之狐浪開始不斷的揉捏郭麗麗那微微隆起的胸脯,說道。



「乳房發育遲緩,微硬,無手感,建議使用天堂速乳液,臀部無肉感,建議

使用天堂豐臀膏。」



狐浪撫摸著郭麗麗的私密處繼續開口道。「小屄肉唇緊繃,九成幾率是處女,

嗯,身體均稱,成長型性奴。」



天堂速乳液、天堂豐臀膏,詳解,天堂科技產物,可以有效且沒有副作用下

快速改變身體的發育不良。



聽到狐露一連串對人體的分析,馬六等人不由得驚愕連連。



「進行第三步檢測」



狐媚之狐姑登場,她手中拿著《內陰檢測儀》,把它插進郭麗麗的小屄,植

入三釐米後,狐姑開始捏另一端橢圓型的膠狀物。



嗤嗤…嗤嗤聲傳來,郭麗麗的小屄以肉眼的速度飽和起來。



《內陰檢測儀》詳解,天堂研發,一根很喜的軟膠體,一端是微型投射頭,

一端是一個可以充氣的軟囊,它可以把小屄的內壁撐起一個空間,而微型投射頭

會把內部傳導至液晶屏上。



嘟嘟~



液晶顯示器泛著雪花,不多時,螢幕裡出現一片嬌嫩粉紅的畫面,帶著淫靡

的色彩,肉感十足。



這是郭麗麗小屄內的真實寫照。



狐姑緩緩轉動膠管,一層薄薄的壁障,閃爍出若有若無的光芒,這是一層膜,

《處女膜》。



狐姑對著虎王及獅面,默默點頭,虎王開口。



「好,檢測完畢,郭麗麗實行處女養成方案」續而對著那個完成任務的人開

口道。



「任務完成,提升狼牙階別。」



那個提著郭麗麗的人,滿臉激動,大喜的模樣,馬六等人不由羨慕起來。



天堂床上,郭麗麗的姿勢恢復正常,狐浪把一個銀色項圈套在郭麗麗的脖頸

上,哢嚓一聲,項圈嚴實無縫,編號《27》



豹衛向前,把郭麗麗從天堂床上抱起,隨後放在一旁。



項圈詳解,天堂產物,堅硬無比,不可摘除,性奴的身份標誌,有不可思議

的功能。



「下一個。」



老五不由的躋身向前,迫不及待的把裝著人的袋子打開。



躺在天堂床上的蕭雨,散發出成熟果實的芬芳,就連一言不語的獅面都不由

的側目而視。



美豔而又嫵媚的臉蛋,飽滿的胸部,雙峰微微顫抖,中心兩點嫣紅點綴,讓

人恨不得咬上兩口。



豐滿而又婀娜多姿的身材,加上神秘的三角地帶,烏黑茂盛的小森林,隱約

能看到一道縫隙閃爍其中。



蕭雨渾身上下透漏出一種成熟的嫵媚風情。



「蕭雨,職業白領,年齡…」狐露微微皺眉開口繼續道。



「年齡28歲。」



28歲,虎王微微蹙眉,這個年齡估計不會是處女了吧,這樣的話,本身的

價值就…,算了,檢測完畢再說吧,虎王開口道。



「進行第二步檢測。」



一隻玉手不斷的在蕭雨的乳房上揉捏,只可惜狐浪的手太小,根本就握不過

來,蕭雨的乳房就像兩隻大白兔不斷的跳躍。



呼呼~



周圍的呼吸聲顯著的提高。



天堂床在狐露的調整下,躺在床上的蕭雨整個人跪趴著,雪白豐潤的臀部高

高翹起,讓人欲火焚身。



「乳房豐滿,彈性十足,手感絕佳,臀肉堅挺,發育絕佳。」狐浪發言,她

內心有些羨慕起蕭雨。



她的手探索那片茂密小森林,粉色的肉唇,如鮑魚一般的小屄展露,狐浪深

呼一口氣道。



「小屄…有緊湊感,六成…幾率以上是處女,呃…身材絕佳,成熟型性奴。」



「第三步檢測。」虎王聲音有些急促,他很想知道蕭雨是不是處女,因為這

很重要。



在虎王眼中,處女的蕭雨這就好像一塊無暇的玉,沒有雕琢及瑕疵,又珍貴

無比,所以他有些急促。



內心檢測儀植入蕭雨的小屄,顯示器螢幕投射出璀璨的紅,嬌豔欲滴,讓眾

人下意識吞咽起來。



狐姑轉動膠管,螢幕上有晶瑩的液體帶動壁肉,變換著形態,一層透明的壁

障隱隱閃爍。



「哈哈,很好,是處女。蕭雨實行熟女養成方案。」虎王大笑開口道。



至於你,虎王看著連接任務的老五開口道。「恭喜你,狼牙。」



老五大喜。



銀色的項圈套在蕭雨的脖頸固定,編號《28》。



「吳雪,25,職業教師。」



「胸部堅挺,彈性十足,臀部均稱,小屄緊中帶馳,處女幾率不足三成。」

狐浪皺眉道。



「第三步檢測。」



「小屄肉壁顏色較深,肉感細中有燥,子宮處隱有紅痕,不是處女,破身日

期不超過七天。」



說話者乃是狐姑,她第一次開口,一針見血,聲音柔弱,卻充滿自信。



「是你!」虎王眼神無比陰沈,瞪著吳雪的任務交接人。



「不,…不是我…不,我再也不敢了,我錯了,饒命啊,噗通……」此人說

著就跪在地上求饒起來。



「豹衛,拖出去,蟻噬房。」



「是。」



看到被拖出去的人,馬六老五不由的後怕起來,其餘幾人也都是如此。



幾人看著狐姑無害的倩容,依然忙碌的身影,微微翹起的臀部,輕紗下,肉

色的…,他們不約而同的轉移目光。



從這一刻起,狐姑被劃上了不了招惹的範疇。



……………………………